_DSC0640  

初冬的台灣讓我想起在舊金山的日子,寒冷、短暫而美麗。

 

2012.09.14 San Francisco Downtown, Powell Street, Herbert Hotel. 

抵達飯店時已經是晚上十點過後了,拖著疲憊的身心進了房間,仔細盤查完周遭環境後,攤坐在其中一張單人床上,心想洗個澡就趕緊睡了吧!無奈身體卻止不住久未進食的餓意,於是便拎著錢包出門覓食。我的腳步很急,只想隨便買個食物果腹,心有點慌,因為這裡並非我熟悉之地。然而,入夜後的舊金山教人沉醉,連空氣都散發著一股悠閒愜意。它五光十色的街道與喧鬧的人群成了點亮這陌生之地的一盞油燈,意外地溫暖了旅人奔波疲憊而緊繃的身心,掃去無盡而深沉的黑。

 

嚴格來說,我待在舊金山的三天兩夜並不是一個人旅行。

我跟著華人旅行團,和一群來自不同國家的觀光客搭著巴士旅行。當然,這裡頭絕大部分是大陸人。

我在九月十四號晚上到達舊金山,十五號跟團迅速地走完一日城市深度遊,十六號一早即拉著行李飛往奧蘭多和姊姊們會合,連叮噹車也來不及搭。這三天兩夜的快閃行程其實和我當初的計畫有些出入,整整少了一天一夜。計畫上硬生生消失的這一天,其實我應該是要快樂地遊走在蒙特利海灣與十七裡黃金海岸之間享受著看海、吹風、聽浪的樂趣。

但是我卻被困在雨中,留守在聖安東尼奧_一個我很愛的城市。

因為沒有誰能事先預知,妳十三號飛往舊金山的班機會因為氣候不佳而被迫取消。當下,妳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冷靜接受,盡快調整。於是我通知了早已預訂好的飯店與旅行社,搭上了計程車回到了熟悉的Red Roof Inn。那天飯店正好在舉行營業50周年的慶祝派對,熱鬧的Lobby和外頭陰雨的天氣成了明顯的對比,櫃台前身著美麗紅黑色佛朗明哥裙的西班牙裔女郎快樂的旋轉跳舞,樂手們西裝筆挺的演奏著歡樂的樂曲,賓客們高舉酒杯盡興交談,而已經在機場折騰了一整天的我覺得自己更狼狽了。

預計前往舊金山的十三號早晨,為了配合室友的班機時間,我早上八點就在機場standby等下午六點登機。好不容易捱到下午三點,人已經在登機口,卻收到簡訊通知班機延誤。四點,AA地勤人員電話通知要幫我更改班機,我很用力地聽、很努力地用不甚熟悉的語言和對方溝通,花了一些時間才處理好這件事。五點,早已精疲力盡,機場廣播班機取消,而我因為語言的隔閡到最後才確定廣播內容如上所述。也想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地走出機場搭車回家,但我只是個觀光客,還是個外國人,根本沒有固定或熟悉的落腳處,拖著疲憊的身體呆站著,一邊任由旅客們從我身旁來來去去,一邊望著忙碌的地勤人員處理繁瑣的改票業務,他們流利且快速地用我不很熟悉的語言交談著,我彷彿成了透明人,失去了存在感,於是慌了,眼淚不爭氣的掉了。

沒有人發現我掉淚,當然也沒有人知道我擦去眼淚。深呼吸,心想,能夠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算是太大的問題。只是,心裡還是忍不住想著自己報名付清的蒙特利海灣及十七裡黃金海岸之旅就這麼該死的飛了,而且還得白白多支付兩邊飯店的費用!

 

旅行還有人生,從來就不完美,它很真實,真實到妳的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而變化這件事情最有趣的部分就在於,妳永遠也不能確定現在這個不完美到底是害妳出糗跌倒的絆腳石,還是帶領妳走向美好康莊大道的墊腳石。

 

 

我會說我是後者。

雖然沒有美好的康莊大道,但我因此結交了兩位善良又熱情的朋友,她們為我原本應該孤單的旅程增添了歡樂的色彩,讓我在冷冽的舊金山依舊感到溫暖。若非經歷這一連串的不完美,又怎能獲得如此珍貴的禮物?

_DSC0641  

 


檢視較大的地圖 

    MODAHSU1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